许秋风•魏

一个老透明,开车讲相声型,蓝手狂魔
全职许袁主,基本不夹杂其他
丧心病狂老魏粉&过激背德斌哥吹
彩铅许袁宇宙圣经,吃cm人设的不要靠近
时差党,随时欢迎唠嗑/理讨
努力保持主博+子博(@阵阵秋风)每月不断更
感谢每一位的关注

【黄喻】张嘴吃糖 1

*在这个阳光明媚喜大普奔还有一天放假的小特殊的日子里,我来更了x

*其实是答应 @暖融融的冰 的点文,还没写完但这日子太棒就先任性一把x

*蓝雨幼儿园设定,总之张嘴吃糖,主要人物应该就黄喻郑三个【可能私心给老魏加戏】

*看!天上有OOC和私设在飞!【欢迎指出问题

软软的小黄小喻小郑不来一发么↓




      霹雳无敌宇宙第一小帅逼黄少天今年5岁了!

      在这个花苞一样的年纪他正式升入幼儿园中班,人生又翻开了新的一页。小黄少天对新学期充满了期待,他希望用自己的魅力交到更多朋友。所以他兴奋地坐在教室里,一双眼睁得圆圆的来回打量他的新同学们。

      蓝雨幼儿园每年都会分班,为了让所有小朋友都有机会认识。不过今年黄少天的班里还是认识的小朋友居多,令他有点小失望。不过没关系,第一小帅逼怎么会为这种小事影响心情呢。黄少天打定主意要成为这个班里最有影响力的人,虽然他还不是很懂这句话的含义,但总之让大家都听他的就对了吧!

 

*

      开学第二天,黄少天从家里带了好多好看又好吃的糖果准备分给同学们吃。

      班主任魏琛老师走了进来,后面跟着一个没人见过的小男孩。这小男孩看着十分乖巧可爱,软软的黑色短发垂成中分,嘴边的微笑让小脸圆润了几分,同样是统一发的园服穿到他身上格外合适,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羡慕死一片小女孩。在魏琛老师的鼓励下,他用糯糯的但清澈的声音说道:“我叫喻文州,今天开始转到蓝雨幼儿园,希望能跟大家成为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黄少天的眼神亮了起来,要成为班里的头头,就要连新来的一起搞定。于是到了中午,他迫不及待实行自己的“领军人物计划”,也就是发糖。实际上这个词他也不太明白意思,但是魏琛老师用过一次听上去很帅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黄少天依次走过大家的座位,“不经意地”放下糖果,深藏功与名。到最后却发现糖只剩下一颗,而喻文州和他的好朋友郑轩都还没有拿到。黄少天小小的脑袋里纠结起来,郑轩是他的好朋友,不给他这说不过去,但喻文州是新伙伴,不给他万一觉得自己小气、甚至觉得这个班的小朋友排外可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作为这个班的老大,黄少天认为自己有必要起到带头表率作用,给新来的小朋友留一个好印象,他当机立断把糖给了喻文州。坐在一旁的郑轩眼见黄少天就要无视自己回到座位,赶紧扯了扯他,可怜巴巴地嘟着小嘴问:“我的呢?”

      神一样的对手不如猪一样的队友。以为郑轩会更识大体的黄少天恨铁不成钢:“明天给你带巧克力,我最喜欢的费列罗,行了吧。”心里那叫一个不舍。要知道费列罗可贵了,他家都只有一小盒,还是亲戚送的。想着“这下总满足了吧”黄少天没有料到,郑轩的回答是:“可是我不喜欢费列罗。我就想要悠哈。”

      黄少天很不甘心,好好一个计划竟然要毁在最好的朋友手里,难道这就是大人们说的半路程咬金?他耐着性子俯身跟郑轩说明利害关系,郑轩却用一句“那跟我吃不到大家都吃得到的悠哈有什么关系”丢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这回他有点生气了,平时那么无欲无求关键时候瞎做什么对。黄少天抬手就要推郑轩一下,有一双手却制止了他。正是他想“拉拢”新伙伴喻文州。

      喻文州挡在两人之间,摆明了来劝阻。看到目标人物跳了出来,黄少天的声音因心虚失了几分力气:“干什么?我们又没有吵架。”俗话说输人不输阵,这句不打自招的话出口之时,黄少天就已输了一阵。

      反观喻文州,毫不在乎自己还是个外人,勇敢地挡在被黄少天“霸凌”的郑轩身前,正义感十足。像是保护自己的孩子不受老鹰欺负的母鸡一样,那一瞬黄少天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  不对不对,什么老鹰捉小鸡,我又没有欺负他!黄少天回神还算快,意识到此处自己应当站在他的对立面,便重振旗鼓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喻文州并没有理会如同寻衅公鸡般神气活现的黄少天,而是转身对郑轩说:“不要伤心,我的糖给你。”面对热心的新伙伴郑轩却迟疑了:“可是那是你的,给我了你就吃不到了。”“没关系,”喻文州笑起来,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已然预示这孩子日后必成倾倒众生之貌。“我不喜欢吃糖。”郑轩闻言很吃惊,怎么会有小朋友不爱吃糖呢?难道是以前吃太多长了蛀牙留下心理阴影了?哦这可真是太可惜了。郑轩也是个在小小年纪就有强大脑洞的人才。他怜悯地看了看喻文州,面上不好意思地拿过了糖,心里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  黄少天就这么被晾在一边,面上青一阵红一阵十分挂不住。郑轩接过糖的举动根本在打他脸,加上方才动静略大,整个班的小朋友都看了过来。这下不就全班都觉得自己小气了嘛,黄少天感到很委屈,都是喻文州的错,他不出来一切都好说。黄少天正想上前再理论几句,“罪魁祸首”转头淡淡瞟了他一眼,没等人回应便安静走回座位。满腹郁闷说不出,再纠缠下去只会更糟,黄少天恨恨返回座位,握紧了小拳头。

      喻文州是吧,你等着,这笔账总有一天我要讨回来的。黄少天没有察觉,他的目标已经与最初说好的不一样了。 

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S:请不要问我为什么他们那么小就会那么多话【。我觉得鸭梨大大的没干劲可能是被黄少烦出来的【是粉,是鸭梨粉,也是黄少粉】,于是写了个年幼无知想啥说啥的鸭梨大大,望轻喷。

评论(6)

热度(7)

©许秋风•魏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