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秋风•魏

一个老透明,开车讲相声型,蓝手狂魔
全职许袁主,基本不夹杂其他
丧心病狂老魏粉&过激背德斌哥吹
彩铅许袁宇宙圣经,吃cm人设的不要靠近
时差党,随时欢迎唠嗑/理讨
努力保持主博+子博(@阵阵秋风)每月不断更
感谢每一位的关注

【许袁】别等boss帮你告白

*这是篇清水的chu手,一阵废风的自救,与某檎有偿交换

*大概是一起打VR网游的许袁,大概是大学生,关爱一下活动tag




许斌只是探了个路的功夫,袁柏清就不见了。他们约好今天刷完这片区域的任务怪,没想到刚刚启程就出岔子。

“呜哇!”是那边!许斌飞快地冲向声音传出的方位,不忘打开地图确认坐标。他正在往森林的最深处前进,怪物的等级已经超过了他们的,许斌明白独自深追是个非常冒险的举动,但时间紧迫,不容许他发消息求援。

地上忽然凸起一条粗枝,许斌反应不及被绊倒,狠狠往前滑行了一段才停下。全身的骨头火辣辣地疼,幸好当时没信袁柏清而是把痛觉调到最低,即便如此也够受的。他艰难撑着身体站起,发现阳光比刚刚经过的地方弱了许多,而身边也没有别的动物植物,偌大的森林中竟生生辟出个空旷地来。

有什么东西破空而来。静谧的环境使许斌听觉更灵敏,他迅速向前一趴一滚,一脚屈膝跪立一手摸上武器。那东西却比他还要快,深绿已缠上许斌的脚,就这么拎着他把他拖到场地中央。又似对他有所忌惮,分出另外两根固定住他的手。

这下,许斌看清了局面。

 

罪魁祸首是一棵树,严格来说又不是一棵树。已经能够用枝与藤有意识袭击玩家的树毫无疑问是变异的boss了。恐怕在他们之前有人也想来挑战森林的boss,没想到触发了异变。前人已逝,boss却被留了下来,直到新的挑战者,也就是许斌和袁柏清出现,才活跃起来。

道理是懂了,可这boss未免活跃过头了吧!许斌的双手被两条藤蔓往两个方向拉伸,腿上缠着另一根,除了作壁上观什么都做不到。

而这一点,此刻令许斌深恶痛绝。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变异的树妖用它灵活的藤蔓调戏袁柏清。不,比调戏过分多了,它竟然伸进了袁柏清的衣服里,光天化日之下做着地痞流氓试图对过路美人做的事。明明自己都还没机会这么做。

袁柏清只能发出呜咽声,还有一根粗枝压住了他的舌,粗的程度足够撑开他的嘴不让他说话。口中唾液没有了阻挡,流过下巴,“滴答滴答”往下掉。有的掉到了藤蔓上,那根藤就瞬间大了一圈,收了奖赏一样更卖力地戏弄他。

是的,戏弄。袁柏清不是没有挣扎,但无论他把肢体扭成什么样,那些藤蔓都会顺势重新牢牢抓住他,并更得寸进尺地侵入他的领地。比如这一根贴近他的裆部的。不知道为什么,袁柏清觉得这些藤蔓好像在互相比拼,看哪个先触到某个鲜有人至的禁入地带。仿佛自己只是一场游戏的道具。这个想法令他恼火,于是不甘心地再度反抗起来,尽管一切都是徒劳。

树妖似乎想到了什么,忽然抓着袁柏清转了个方向,使他的视线正面对向许斌。

两个人都吃惊不小。袁柏清的抵抗立刻变得剧烈,开玩笑,他才不要被人看到,尤其是被许斌。明明准备今天刷完就告白的,这下该怎么办?

这幅景象却令树妖很满意。它“好心”地抽出堵住袁柏清嘴的枝条,引得他咳嗽了几下,但不妨碍他迅速冲许斌喊:“你怎么也被抓了啊!我还等你救我呢!”许斌无奈。“我反应不够快,被它抓住才看到你。”“怎么那么没用……哎我说这boss聪明过头了吧,是不是出bug了啊?”“是啊这也太像AI了,不知道我们要被它整到什么时候。”“要不要问问GM?”“得等它松开再说了。”

树妖听到他们说的话似乎有些不高兴,它命令藤蔓提起袁柏清的腿,朝许斌大大张开,摆成一个无论何时何地做都无比羞耻的姿势。那些藤蔓还变本加厉缠紧了袁柏清的四肢,钻进覆盖身体的布甲四处爬。这是想干什么啊?!两人同时发出无声的呐喊。大约是藤蔓“不小心”划过某个部位,袁柏清整个人一弹,露出难以言喻的神色。

许斌瞪大了眼,简直无法忍受这一幕。他暗恋袁柏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本准备今天刷完就告白,却出了大情况。

他当机立断轻声吟唱了一句,周身突然泛起白光,瞬间将缠着的藤蔓弹开。这回许斌不敢再大意,拔剑冲刺出招一气呵成,伤害中碰巧打出暴击,直接带走了树妖60%的生命,藤蔓也纷纷放开猎物缩了回去。不愧是变异boss,最高伤害的技能也没打死。

树妖晃了晃枝叶,攻击接踵而至。可是许斌不是一个人,他身后袁柏清早在重获自由的一刻就为两人加上了buff,此刻轻松躲开树叶飞镖,三支箭离弦而去。袁柏清的职业是吟游弓箭手,以输出辅助相辅相成为特色。他的箭也自然也是打上效果的。只见boss的动作变得缓慢,同时顶上出现黑圈,每秒流失2%的生命。许斌看准这个机会释放了爆发技,手中细剑接连刺向树干,一口气23连击。爆发buff的倒数消失时,袁柏清的大招完成了读条。狂风骤雨般的箭矢攻击中,树妖没有找到反击的机会,长吼一声倒下。

 

两人总算放宽了心。许斌没有理会击杀boss的奖励,而是转身确认袁柏清的情况。袁柏清好笑地由他翻来翻去,最后拍拍他的肩想让他冷静。“我没事儿的。就是被摸了几下,又不会扣血。”

“可我在乎,”许斌的表情异常严肃,“我在乎它戏弄你,在乎它乱摸你,更在乎它……在我之前碰你。”轮到袁柏清瞪大了眼。“你这是……几个意思?”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许斌已经不想理会那些有的没的。他心里一片坦荡,他只知道这些话这时不说他一定会无比后悔。“一个意思,”于是他握住袁柏清的手、直视袁柏清的双眼,“我喜欢你。”他由衷觉得,玩了这个游戏真是太好了。这蓝天、白云、绿草是只有虚拟的网络世界才能保留住的风景。在这样的环境下告白,似乎让自己更加坚定,更加舒畅。

袁柏清很快做出了回答。他扑上去抱住许斌,在他耳边喊:“我也是!”


END


总觉得我的文都是一个套路_(:__

评论(4)

热度(38)

©许秋风•魏 | Powered by LOFTER